快捷搜索:

港股转科创板第一家 复旦张江闯关A+H

  科创板相关规则出台以来,拟申请上市科创板的企业不断增加,复旦张江(是其中首家港股企业,也是第一家生物科技企业。

  3月8日盘后,上海复旦张江生物医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复旦张江”)发布公告,拟申请配发及发行不超过1.2亿A股,募资6.5亿元人民币,并向上交所申请A股上市。

  市场对此反应强烈,复旦张江股价持续上涨。发布公告当日,复旦张江收市价为5.92港元,次日开盘即涨18%。截至3月13日收盘,股价已涨至7.76港元,五日内涨幅达30%,股价创逾3年来新高。

  供职于券商保荐部门的王立(化名)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复旦张江形成“A+H”的格局,可以根据市场规则不同、投资者结构不同,来进行一些差异化的融资,有利于扩宽融资渠道。

  在申请科创板的企业中,复旦张江算是实力雄厚的一类。早在2002年,复旦张江已经在港交所创业板上市,并在2013年转至港股主板,当前市值已接近70亿港元。无论是盈利能力、研发能力还是经营状况,复旦张江都远胜创业型的生物科技公司。

  复旦张江创立于1996年11月,主要从事研究、开发及出售自行开发的生物医药知识,为客户提供合约制研究,制造及出售医疗产品。

  公司最近发布的2018年业绩公告显示,复旦张江的主要收入来源是销售医疗产品,已上市的两款药品艾拉(盐酸氨酮戊酸散,ALA)和里葆多(盐酸多柔比星脂质体,Doxorubicin liposome)的收入分别占总收入的53%和36%。

  艾拉在2007年上市时是国内首个光动力药物,用于治疗以尖锐湿疣为代表的皮肤HPV感染性疾病和增生性疾病,2018年销量同比上升29%。里葆多用于肿瘤治疗,是国内外首个纳米药物的仿制药物,由于2018年复旦张江组建了新的销售推广团队,终端销售得以恢复,销售收入增长了89%。

  财报显示,2018年,复旦张江的营收为7.4亿元,同比上升49%。其中,公司经营利润达到1.5亿元,与2017年相比上升高达98%,每股收益有0.16元。2014―2016年,复旦张江的收入和利润都稳步上升,直到2017年才有所下滑,但很快又回到上升轨道。

  作为一家创新驱动的企业,复旦张江在2018年的研发费用达1.14亿港元,占营收的15%,比2017年的22%略有下降。

  目前,复旦张江在基因技术、光动力药物技术、纳米技术和口服固体制剂技术平台的药物开发已有建树,同时开拓分子靶向、免疫治疗等领域。2018年,其在创新药物的研发数量上有所缩减,药物开发更集中在肿瘤、皮肤和自身免疫等疾病领域。

  在已经明确决定申请科创板上市的企业中,从行业、盈利及研发能力来看,复旦张江都属于优先推荐的典型企业。其最近三年研发投入均高于15%,最近一年营业收入也超过7亿元,远远高于科创板的上市门槛,甚至符合A股主板的上市条件。

  不过,相较于上交所的主板而言,复旦张江认为,于科创板上市更能体现本公司的创新及研发能力,契合本公司的市场定位及长远发展目标,因此建议本次A股发行于科创板上市。

  “复旦张江这种已经盈利的高科技企业上市科创板,可以让市场更好地了解业务情况、经营和盈利模式,投资者会更有信心。企业盈利状况良好说明研发得到了市场认可,按照目前的模式走下去是可以盈利的,而且利润可以支持下一步的研发,有定心丸的作用。”王立对时代周报记者说。

  公告称,本次募集资金投资总额估计约6.5亿元,分别用于海姆泊芬美国注册项目、生物医药创新研发持续发展项目及收购泰州复旦张江药业有限公司少数股权项目。

  时代周报记者梳理发现,复旦张江的前两大股东均为国资背景。天眼查数据显示,复旦张江的前两大股东分别是中国通用技术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通用技术”)和上海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医药”,601607.SH),持股比例均为26.34%。其中,中国通用技术由国务院100%持股,是由中央直接管理的国有重要骨干企业。而上海医药则由上海市国有资产管理办公室间接控制,是A股上市企业。

  上海医药持有复旦张江约1.4亿股内资股和7056万股H股,持有的内资股比例为15.12%,H股比例为7.65%,合计比例达到22.77%。受复旦张江宣布申请科创板的消息影响,上海医药截至3月13日收盘股价上涨逾9.5%。

  复旦张江的决定能够标示风向,一定程度上预示着科创板给生物科技企业带来的利好。

  在行业的选择上,证监会在《关于在上海证券交易所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的实施意见》中指出,科创板重点支持新一代信息技术、高端装备、新材料、新能源、节能环保以及生物医药等高新技术产业和战略性新兴产业,推动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和制造业深度融合,引领中高端消费,推动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动力变革。

  因此,相对于A股主板,科创板在上市企业和投资者两道门槛上作出调整,一升一降之间,为科技创新企业塑造了更理性、优质的市场环境。

  “A股市场85%的账户都是散户,但是资金比例却很小。散户众多会形成庞大的舆论,对企业造成舆论冲击,形成一些不理性的影响。”王立对时代周报记者指出,“科创板对投资者的适当性要求会让交易更理性,机构投资者和有经验的个人投资者对信息披露的分析能力比大多数散户强,对一家企业的财务状况、经营成果是否与当前股价相符会有自己的判断。所以对复旦张江这种体量和实力的企业而言,‘A+H’的结构则可以根据市场规则不同、投资者结构不同,进行一些差异化的融资,对扩宽融资渠道也是有利的。”

  而降低企业的上市门槛则为更多处于研发阶段,尚未体现出变现能力的企业提供了融资便利。

  从上交所对科创板上市企业的五套市值及财务指标来看,科创板对企业的市值和盈利水平要求比A股主板低,更看重企业的研发能力。而生物医药行业是典型的创新驱动行业,由于注册制、绿鞋机制等规则,研发投入高、周期长的生物科技企业在科创板能有更好的融资环境。

  平安证券指出,生物医药为优先推荐领域,若预计市值不低于40亿元,要求至少有一项核心产品获准开展二期临床试验,对当期收入和利润没有要求体现出非常强的鼓励创新的价值导向,有望充分激活企业创新活力。

  “长期来看,投资者会比较理性地根据公司的在研品种进行估值。科创板更鼓励处于研发更前端的企业,创新药、创新器械等行业会因此受益。”一位关注医药行业的分析师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