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终止港股转投科创板 赛特斯六年五换赛道

  6年上市路,从A股到新三板,到重回A股,再到港股,如今冲刺科创板已是赛特斯(832800.OC)第五次更换资本赛道。

  3月12日晚间,赛特斯发布公告称,决定取消H股发行,拟申请在科创板上市,成为“三+H”政策实施以来首家取消港股发行的新三板企业。

  作为一家软件定义通信解决方案提供商,赛特斯在新三板企业中属于“优等生”,按照2017年的销售收入计算,公司在国内数百家软件定义通信解决方案供应商中排名第四位。

  对于赛特斯拟申请科创板上市相关事宜,时代周报记者致电致函赛特斯联系采访,相关工作人员告知“董秘已经出差了”,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赛特斯创始人、董事长逯利军是中组部“千人计划”专家、国家特聘专家、南京大学产业教授,2008年回国创立赛特斯,其所提出的柔性网络理念被广泛应用于通信领域。

  具体而言,赛特斯主要提供软件定义数据中心、软件定义通信单元及业务编排和支持系统等服务,其主要客户为三大电信运营商、IPTV/OTT广播机构、政府机构以及各行业的公营及私营企业。

  作为柔性网络的开创者,赛特斯也被业内视为潜在“独角兽”,颇受资本青睐,其背后股东包括深圳创新投资集团等多家知名创投机构。

  2010年1月,赛特斯与深创投、江苏高达创业投资有限公司等签订《增资扩股补充协议》,其中要求赛特斯在增资完成后36个月内完成上市合格申报,否则投资者有权退出,并要求赎回相应的股权。

  2013年,赛特斯启动IPO进程。根据江苏证监局公告,2013年3月29日,赛特斯开始接受平安证券的上市辅导,拟登陆创业板。彼时正值IPO“堰塞湖”高峰期,随着国内IPO监管政策变化,赛特斯暂停了上市计划。

  2015年7月,赛特斯在新三板挂牌,为新三板创新层成员。而后,赛特斯很快又启动了第二次上市计划。2017年8月30日,赛特斯发布公告称,已向江苏证监局报送了上市辅导备案材料,开始接受中信证券的上市辅导。

  不过,赛特斯进入上市辅导期之后便再无下文。去年4月,随着“三+H”政策落地,新三板挂牌企业赴港上市将不用摘牌,包括赛特斯在内的多家新三板企业开始筹备H股发行。

  2018年8月1日,赛特斯发布公告称,为满足业务发展需求,优化公司股权结构,调节资本结构,进一步提高公司的资本实力和综合竞争力,推进公司的国际化战略,拟发行H股并申请在香港联交所主板挂牌上市。

  2018年10月30日,赛特斯正式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同年11月27日,赛特斯收到港交所的问询函,12月19日,赛特斯在香港公司注册处注册为非香港公司,并在香港设立营业地点,继续推进H股发行事宜。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赛特斯收到港交所问询函之时,国内的科创板热潮刚刚兴起。

  “赛特斯是一个典型案例,中国资本市场重大的政策变化,极其明显地影响了其上市路径和进程。”东北证券股转业务部董事总经理张可亮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频繁更换上市地点,从外部来看,主要是在中国IPO保荐核准制下,企业上市的难度太大,存在巨大的不确定性,让很多企业无从把握,只能趋利避害,相机抉择。

  张可亮认为,从内部来看,首先是企业实控人对资本市场的理解和预期存在偏差,对外部资本市场政策的变化缺乏理解,而跟随短期政策的变化调整上市决策;其次是企业在上市之前往往会有投资基金入股,而这些投资基金都有退出周期,当企业在某个市场上市遇阻后,有的投资机构会对公司施加压力,要求公司转到其他交易所尽快上市。

  对于转投科创板的理由,赛特斯在公告中指出,是“为贯彻落实公司发展战略,扩大营销能力,完善经营机制,拓展融资渠道,优化资本结构”。

  从行业来看,赛特斯所处行业属于重点推荐的新一代信息技术领域,同时也满足了科创板上市五套条件中的多项标准。从市值和财务指标来看,赛特斯目前市值为45.19亿元。2015―2017年,公司实现收入分别约为2.65亿元、3.72亿元和5.08亿元;净利润分别约为9751.1万元、1.40亿元和1.52亿元,营收与净利润均呈上涨趋势。

  另据赛特斯披露的业绩快报,公司2018年实现营收6.90亿元,同比增长7.67%,实现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88亿元,同比增长16.61%。

  从研发方面来看,2015―2017年,公司用于研发的金额分别为7030万元、8421万元、1.06亿元,合计约2.61亿元,占同期营业收入总和的22.79%。

  根据招商证券新近发布的一份研报显示,赛特斯也在55家符合科创板上市标准的新三板企业名单中。

  不过,赛特斯也面临着主要客户集中的风险。2015―2017年以及2018年上半年,赛特斯的前五大客户收入占比分别为62.2%、60%、51.4%和66.5%。

  根据赛特斯招股书,上述客户的任何业务减少或流失可能对公司的业务及经营业绩产生重大不利影响。另外,如何稳住核心研发团队,防止人员流失也是赛特斯需要面临的挑战。

  值得关注的是,赛特斯也是“三+H”政策实施以来首家取消港股发行的新三板企业。3月13日,时代周报记者在港交所官网发现,赛特斯的IPO申请状态已显示为“撤回”。

  对于赛特斯取消“三+H”,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科创板的预期估值比港股高很多,同时前期也给予很多灵活便利。

  “既然符合了科创板上市的基本条件,就无需舍近求远,改上科创板显然是更好的选择。”张可亮对时代周报记者说,赛特斯是一个典型案例,采用“三+H”的本来就没有几家,对新三板公司而言,如果符合科创板的上市条件,显然会选择在科创板上市。

  张可亮表示,从目前来看,在融资以及市盈率方面,港交所的流动性与国内的A股市场仍有较大差距,未来也不排除其他新三板挂牌企业放弃“三+H”上市方案的可能。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